Menu

瓦王和沃金作为领袖的抉择十字路

瓦王和沃金作为领袖的抉择十字路

《魔兽世界》美服正式上线破碎海滩战役。瓦王和沃金也在过场动画中被剧情杀,不同的是,面对燃烧军团的围攻,瓦王选择了荣耀,而沃金选择的是生存。在破碎海滩战役当中,联盟和部落的联军遭遇了燃烧军团的埋伏。负责掩护联军侧翼的部落损失惨重,有生力量几乎损失殆尽。

此时的部落,还没有从奥格瑞玛之战和远征德拉诺的消耗中恢复,如果继续坚守阵地,战役可能会取得胜利,但是部落将元气大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变得名存实亡;选择撤退,战役一定失败,而部落可以保留自己的有生力量。在荣耀与存亡的选择上,部落大酋长沃金选择了生存,因此他才指挥希尔瓦娜斯放弃阵地,做了一个在联盟眼中背信弃义的“小人”。那么,为什么沃金宁愿让部落背上临阵脱逃的骂名、冒着和联盟关系破裂的危险也要保证部落的生存呢?其实纵观部落成立的初衷和沃金的过往,就不难理解部落方为何会做出这种决定。要知道,作为部落雏形的兽人 – 暗矛巨魔 – 牛头人联军正是因为生存的压力才会走到一起:

彼时的兽人,正经历着黑暗之门失败后最艰难的日子,艾泽拉斯之大,兽人却无以为家。对外,有塞拉摩海军在寻找机会把兽人一网打尽,对内,无数的兽人被抓去做了奴隶。而残存的兽人只能抱团和野兽争夺生存的空间。牛头人在遇到萨尔和兽人之前,正在莫高雷和半人马争夺自己的生存空间,并且险些被半人马灭族。暗矛巨魔则向来在众多巨魔部族中就非常弱势:他们在很久之前就被赶出了世代居住的荆棘谷,在南海的荒岛上差一点就被一群水栖鱼人灭族,直到萨尔和兽人的出现才拯救了他们。所以正是面对生存的压力,才会有部落的形成。保证每一个成员的生存,在任何时候都是部落存在的第一宗旨。试想,如果部落在破碎海滩消耗光了自己所有的兵力,即使战争胜利了,又拿什么保证曾经的盟友联盟不会对自己拔刀相向呢?

至于沃金,我们一般都对带路党不齿,而沃金则当了两次带路党……其实从这两次当带路党的行为我们就可以看出,沃金是一个为了部落可以不择手段的人,哪怕是出卖自己同族的赞达拉巨魔,或者和联盟联手进攻奥格瑞玛。从这个角度来说,沃金是一个合格的酋长。而这一次在部落存亡和个人荣誉的选择上,沃金又一次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即使被人骂作背信弃义的小人又如何?联盟的怒火要发泄就朝我来吧!这是我身为酋长的责任,只要让部落能够继续存在下去,让我身败名裂我也在所不惜!毕竟,有的时候活着,比死去更难。别让部落就此灭亡,为此我可以放弃一切!

而最后在奥格瑞玛传位的过程中,也可以看出沃金作为一个酋长理智的一面。沃金和巨魔不信任希尔瓦娜斯和被遗忘者,这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秘密。但是在部落存亡的关头,贝恩·血蹄尚且年幼、洛瑟玛·塞隆和联盟经常眉来眼去搞不清楚、地狱咆哮死后兽人一直缺少一个合适的代言人、加里维克斯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把部落给卖了,所以部落大酋长的人选只能是希尔瓦娜斯。正如沃金自己所说,他自己也没想到到最后会是希尔瓦娜斯来拯救部落,但是形势所迫,自己的理智必须战胜个人感情。感谢《魔兽世界》的编剧给了瓦王一个如此宏大的退场仪式。

动画最后关头瓦王跳入潮水般的恶魔中为联盟将士断后的行为,不由得让人想起了当年在《永恒之井》里布洛克斯·萨鲁法尔跳入传送门为玛法里奥争取时间的行为,二人都是伟大的战士,狼王和布洛克斯在生死与荣耀的抉择中都选择了保留自己身为一个战士的尊严。平心而论,凭联盟的实力,如果瓦王想走,区区古尔丹召唤的一只地狱火是拦不住的。只是联盟的士兵们还能有几个回到暴风城就不得而知了。联盟在瓦里安多年的经营下,实力虽然稳超部落,但是也没有到可以随意牺牲士兵的地步。而作为领导者,即使自己死了,安度因也已经成长到可以接班的程度了,加上维纶、吉安娜、狼王这些中坚力量的存在也可以保证局面不会陷入混乱。作为联盟的领袖,洛萨、佛丁、图拉扬……哪一个不是爱兵如子,将荣誉看得比性命还要重要,进攻时带头冲锋,撤退时留下断后。

瓦王作为他们的继承人,选择留下断后是基于保留联盟最大实力必然的选择。破碎海滩一战,瓦王和沃金作为领袖都是各自势力的英雄,不同的只是瓦王为了联盟如同烟火般在战场上绽放出了自己最耀眼的光辉,而沃金则为了部落独自背负了所有的骂名。不同的选择,只是因为领袖的责任在抉择的十字路上选择了不同的方向。

标签: